第一封信

韩警监,

您寄的照片我收到了,看到大家聚会时还是那么开心,我也不禁觉得很高兴。

该怎么说呢,给您回信只是我的一时兴起,也许是我太无聊了。毕竟待在这个地方,除了每天的工作,似乎也没什么事情能打发时间。

我希望您不会反感我提起特检组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我近来常常在睡前想起当时一起工作的场景。虽然只有短短的时间,但在我的脑海里,每一个人的性格和模样都是那么鲜明。

我不知道您是否还记得,当时我们几乎每天要工作到凌晨,有时甚至还要通宵,所以金系长有一次因为太困,一头砸在电脑键盘上,那真是太好笑了。崔事务官总会抱怨熬夜对皮肤不好,您也会很夸张地点头表示赞同,但您和她从来没有早退过。金律师在第一次电视发言前,紧张兮兮地让我帮他检查着装上有没有什么问题,原来他是个很在意形象的人。张警官每到七点,就会跑到隔壁房间和妻子女儿视频聊天,然后一脸幸福地回来。这让我羡慕极了,我已经快记不得上一次和家人在一起是什么感觉了,他们离开我太久了。

那次屋塔房的聚餐,让我有那么一瞬间回到了过去快乐的日子。回到家后,空荡荡的屋子第一次让我产生了不真实的感觉。您寄来的的照片我一直放在枕头下面,看着看着,我就会想起很多细节,恕我文笔有限,不能一一复述出来。

我不知道您当时有没有注意过,有时太累了,我会靠在椅背上,一边休息一边观察大家。您总是能很快发现我在看您,比其他人快得多,不知道这算不算您的特异功能。

不过我想有一件事您大概不知道,因为当时您不在场,应该说当时没有人在场,而我也是最近才想起来。有一天晚上,我是特检组里最后离开办公室的,黄检察官是倒数第二个。他离开前在笔记上涂了很久,好像在认真研究什么东西,临走时又把那页纸撕了下来,放进西装内侧的口袋里。我很好奇是什么内容,或许他已经发现什么线索,便用铅笔在他的笔记本上涂抹,很明显,光看那头像,我根本认不出是谁,幸好旁边写着三个字,韩警卫。

盼来信。

尹志元

2017年12月

暂无评论

这个人很懒,他什么资料也没有留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