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王国的故事

在《辐射4》的世界里,你能碰到形形色色的人,但唯独有一类人很稀缺,因为他们在现实世界里同样稀缺,那就是传统意义上的好人。在大大小小的角色中,配得上这个称号的大概只有合成人侦探尼克·瓦伦丁和民兵领袖普雷斯顿·加维,他们在见识过无数丑恶后,没有自甘堕落,依旧坚持着最原始最基本的良知。

这也是儿童王国的故事感动我的地方,作为游戏的支线任务之一,它向我们展示了男女主人公奥斯沃·奥本海默与瑞秋·瓦金斯跨越两百年的坚持、善良、勇敢和强烈的责任感。

故事的舞台儿童王国是游乐场核子世界最早开放运营的区域之一,因此它的模样也最接近大众认知中的游乐场,摩天轮、竞速赛车、茶杯碰碰乐等游乐设施不一而足。两百年后的2277年,核子世界连同周围地区已经沦落为掠夺者的乐园,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将这里变成了人间地狱。

这个故事和游戏一样,要从两百年前说起。

如同迪士尼乐园,儿童王国有很多打扮成各类可爱角色的工作人员,2077年的奥斯沃是儿童王国剧场的魔术师,瑞秋则是他的助手和女友。

瑞秋在战前读的是有机化学,但她喜欢表演,因此毕业后不顾父亲的反对,来到核子世界的儿童王国剧场工作,她的演出角色是樱桃公主和可乐小丑。此时她的父亲还天真地以为她在核子可乐公司实习。原本瑞秋的打算也是在儿童王国工作的同时,再寻找进入核子可乐公司的机会,毕竟她的学历花费不菲,可不能轻易打了水漂。

2077年的美国正面临核大战的威胁,不少家庭早早地囤积好了食物与水,很多公共场所也为核战做好了应急准备,核子世界自然也在内。负责这一任务的正是瑞秋与奥斯沃。这一年的新年伊始,瑞秋的同事为她开了一场派对。一群人喝得酩酊大醉后,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核大战爆发,他们索性就占领儿童王国。瑞秋并没有把这酒后之言当真,她仍在日记中期望着2077年将会是美好的一年,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彻底改变了所有人的命运。

核弹落在了波士顿——也就是日后的联邦地区。游乐场里的人慌不择路地逃进了地下的员工通道,瑞秋与奥斯沃囤积的大量食品与水在此时派上了用场,幸运的是他们所在的小剧团都活了下来,短期内他们不需要担心吃喝,从长远来说,他们还有储备的种子可以用。此时又发生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小插曲,原本负责枪支弹药的瑞秋没有逃进地下通道,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没有完成任务就死了的时候,他突然带着一堆半自动枪械、炸弹、食物、药品及化工产品回来了。有了这些,这个临时避难所就有了正当的防卫力量,所有人都很高兴。奥斯沃却对米切尔身上的血迹十分在意,他正要问怎么回事时,其他人阻止了他。另一个剧团幸存者迪恩是这么描述此事件的:他不介意Mitchell变成怪物,甚至希望怪物站在自己这一边。周遭环境的巨变已经开始改变所有人,为了生存下去,他们的心变得冷漠,毕竟这个世界需要的是像米切尔这样的强者,只有奥斯沃还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儿童王国成了幸存者的新家,筑好围墙后,所有人心里的大石头都放下了。他们有屏障,有吃有住,虽然核战后的世界没有战前美好,但他们还用担心什么呢?这么想的人很快就收到了上天给他们的又一道考验。

核子世界位于波士顿的西部,携带着强烈辐射的核子风暴从东往西移动,毫无预警地降临到了他们的头上。四散奔逃的过程中,一些人被卷进了风暴,从此无影无踪,另外一些人虽然及时躲了起来,却不可避免地受到了辐射,严重的在一段时间后就死去了,活着的人则发现自己的身体慢慢起了变化,这也包括了奥斯沃和瑞秋。

人在遭受辐射后会变成尸鬼,这在2277年的联邦是人所共知的常识。但是对于长期封闭在儿童王国的瑞秋等人来说,他们并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是好是坏。一方面他们发现自己不再需要吃喝,也不会再因为辐射生病(这自然是件好事),另一方面这个小团体的心理却开始逐步崩溃,特别是在某些人进一步退化为没有自我意识的狂暴尸鬼之后。

或许是因为两人在战前的准备工作获得了大家的高度赞扬,瑞秋与奥斯沃自然而然地成了这个团体的领袖。化学专业背景的瑞秋更是做起了团队里的“赤脚医生”。然而2277年的专业的医生仍然对人的尸鬼化无能为力,更别提当时半路出家的瑞秋。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以前的同事、朋友,现在的家人接二连三地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米切尔是小剧团里第一个狂暴化的人,然后是赫曼,他在儿子布莱德利死去后一直处于愤怒的状态,这或许加剧了他的大脑退化,再接着便是瑞秋从小到大的好友法兰。奥斯沃与丁恩尝试了所有办法,都无法唤醒她的意识,无奈之下只能将她囚禁在房间里。瑞秋为此哭了一晚上,奥斯沃一直陪伴在她身边。

就在情况越来越糟糕的时候,儿童王国又爆发了一场恶战,对方十分凶悍,瑞秋与奥斯沃等人的境况相当不利,甚至只能退守到国王城堡这最后的据点里。正当他们一筹莫展时,之前被囚禁在房屋里的狂暴尸鬼突然冲出来帮助他们,瑞秋与奥斯沃又燃起了希望。战斗即将告捷之时,迪恩忽然被流弹打到,倒地不起。不想再失去亲友的奥斯沃一瞬间怒从心生,他的身上随即出现了一团绿光,转移到迪恩身上,然后迪恩便奇迹般地活了过来,所有人欣喜若狂,瑞秋更是给了奥斯沃一个热烈的吻。奥斯沃并不知道自己是罕见的清醒的发光种尸鬼,这种尸鬼可以用辐射的方式救活尸鬼。他以为这是真正的魔法,于是他干回了自己的老本行,开始用魔术手法吓退来到儿童王国的人,而瑞秋则认为他的这种能力可以救治那些发狂的尸鬼。

然而这不是魔法,也无法挽回他们的家人。

近两百年过去了,整个儿童王国神智仍清醒的尸鬼只剩下了奥斯沃和瑞秋这对苦命情侣,他们仍然没有放弃,在尝试过所有能想到的办法后,他们决定分道行事,瑞秋去外面的世界寻找解药,而奥斯沃则留下来保护剩余的尸鬼。

这一去,便是天人永隔。在一年多的时间里,瑞秋造访了无数的城镇,问过无数的人,他们的回答都是尸鬼一旦狂暴化,便不可能回归人类。这让瑞秋心灰意冷,她决定回到儿童王国,回到奥斯沃的身边,这是她惟一能做的事。然而老天又一次开了个玩笑,在离儿童王国仅有一步之遥的东北方,有个废弃的小村庄叫布来伯顿,瑞秋到达这里时,强烈地感觉到自己即将狂暴化。她在最后的清醒时分,给奥斯沃录下了自己的遗言。

“一切到此为止了,我不行了,我正在失去自我。不行,我要再坚持一下。奥斯沃,对不起。我找遍了我能想到的所有地方,但是没有找到解药。所有村庄和岗哨点的居民都告诉我尸鬼最终都会狂暴化,这个过程不可逆转。也许这是军队那帮人干的。我……要……坚持。我知道你不希望我这么做,但我不想变成毫无知觉、攻击他人的尸鬼,我决定在此了断。我不知道为什么你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如果你还是清醒的状态……我希望你活下去。离开核子世界。你在外面会生活得很好,这个世界没有我们想得那么糟糕。我爱你,奥兹。”

若是没有玩家的参与,瑞秋和奥斯沃的故事便结束于此。若是玩家选择参与故事,那么最完整的游戏流程是先在布莱伯顿找到瑞秋和她的录音带,再来到儿童王国,面对面放给奥斯沃听,那么他会选择和平地离开核子世界,寻找他认为还存在于世的解药。

在这长达两百年的相守里,我们看到了两个纯洁的心灵,核大战摧毁了他们的人生,但没有摧毁他们的良知。在游戏里,奥斯沃与那些失去心智的尸鬼交谈时,仍将他们看作是人,还在日记中称他们是他的新家人,在最后离开时,他选择了带着尸鬼们一起离开。试想如果没有核大战,他们本来可以做自己喜爱的工作,待在心爱的人身边,幸福地度过余生。又或者当儿童王国只剩下他们两人时,他们完全可以一走了之或一起出去寻找解药,但他们选择了各自坚守自己的职责到最后一刻。

如果玩家像我一样,在遇到奥斯沃时还没有找到瑞秋的尸体,就可以说服奥斯沃带着尸鬼离开儿童王国,去寻找瑞秋的踪迹。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或者是让玩家更容易接受的结局。

故事的最后,随着啪的一响,奥斯沃又消失在烟雾中,自此之后,我们便不会在游戏里见到他。我们希望他像瑞秋期望的那样,在核子世界以外的地方生活得幸福快乐。

其实他们的故事早在玩家到来时就已经结束,虽不完美,却足够感人。

暂无评论

这个人很懒,他什么资料也没有留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