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古迹之行——法隆寺

1

去姬路城和法隆寺前,我对这两个地方都一知半解,特别是法隆寺,离铁路线远,又没有奈良鹿,恐怕多数中国游客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

我会去是因为《木骨禅心》里提到了法隆寺独具一格的金堂与木塔的布局,而且它的五重塔亦是世界现在最古老的木塔。

这难道不值得一看吗?

2

正所谓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法隆寺带给我超多的惊喜。

上文提到姬路城是日本第一批世界文化遗产之一,说是一批,其实只有两处,这另外一处就是法隆寺,而且两处因为认证流程的问题,似乎一直在为谁才是第一个而隔空“打架”。

3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2019年日本即将换年号,这次去日本逛的大小古迹几乎都在修缮。法隆寺也不例外。

正在修缮中的南大门让我们难以给近在咫尺的金堂和五重塔拍出一张完美的照片,而且天空下着淅沥淅沥的小雨,也令拍照变得略困难。

不过躲在长廊里,静静地看着世界上最古老的木塔,现在再回想起来,所有因为雨而产生的不愉快,也被大脑最擅长的“美化过去”功能抹除了。

4

因为地点偏僻,中国游客稀少,所以在法隆寺遇到的团客散客几乎都是日本人。

由于会一点日语,所以旅游时偷听日本导游讲解也算是我的小乐趣之一。

游法隆寺,我也正好遇上了两次听讲解的机会。

两位导游估计都是附近的义务讲解员。第一位是雨停后,在五重塔下遇到的。他正给几位日本散客讲塔的故事。我稍微听了几句,就感觉很有意思。

他讲的是当初建造五重塔的工匠为更换塔檐木料设计的机制。原来每一根木料沿着塔心的方向都有一根备用木料储备着。一旦外侧的木料因为各种原因腐朽后,就可以从后方推动备用木料,将前方木料直接顶出,然后再放进备用木料。千年以前的工匠能想到如此巧妙的方法,不得不为他们的智慧击节称赞。

第二位讲解员就更有意思了。他只带了一位日本女士,我在旁边听了几句后,他忽然开始问我们的兴趣。得知我们是从中国来的,他似乎劲头更高了,拉着我们详细讲解了法隆寺角落里的圆堂,以及古代奈良作为日本都城时期,遣隋使在哪里坐船出发去中国,回来后又是在哪里下船面见圣德太子。而后他又介绍了圆堂的许多建筑细节。因为语言问题,我听得半懂不懂,不过他的好客与热情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5

此次日本之行的另一大感受就是日本真的有“少子化”吗?因为我们一路上遇到了无数吵闹的日本熊孩子。

当然我是在调侃,国庆刚好撞上日本学生的修学旅行,每个景点都有老师带着小学生和结伴出游的中学生团体。

哪里的小孩都差不多,虽然他们的吵闹声让人在参观博物馆等地方时略感不爽,但能遇到这么多日本00后,也算是一种有趣的体验。

6

在法隆寺的另外一件妙遇,便是和圆空佛的相遇。原本我们计划专程前往三井寺看圆空佛,却没想到先在法隆寺看到了一尊特别的圆空佛。

圆空佛以粗旷却充满灵性的手法著称,而这尊圆空佛的佛像本身雕痕细腻,下方的台座才充满了圆空的特色,完全颠覆了我们对圆空佛的固有印象,颇为奇妙。

7

法隆寺是这次日本之行的惊喜之地。旅游就是如此,只能亲自去到那里,你才能看到真实的模样,也能体验到许多在官网和游记里看不到的东西。

这个人很懒,他什么资料也没有留下。